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谭娟 > 画画并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,真实的生活才是我们的中心 ——专访基督徒画家张新月(四)

画画并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,真实的生活才是我们的中心 ——专访基督徒画家张新月(四)

2017年1月14日摄于新月家

图中作品为《雅各的天梯》

张新月, 甘肃天水人。1980年出生,2004年与李英强在北京结婚,2007年11月夫妇二人离开北京,创建立人乡村图书馆。2008年信主,同年“无师自通”,开始画画。2012年迁居成都,“主业”是家庭主妇,有一女一子,业余画画写诗。2012年开始布面丙烯画创作,目前被收藏作品约200幅。

画画并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,

真实的生活才是我们的中心

——专访基督徒画家张新月(四)

如果我不信主我不会画画的,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。我们的眼睛、头脑,这些都是有限的;唯独心是无限的,心可以无限地感受到上帝对你的爱。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心里出来的,我们要用心去生活。——新月

文、摄影/谭娟   绘画作品、诗歌/张新月

今天没有诗

“用写一首诗的时间拌了个黄瓜,用看很多微信的时间做了顿饭。用百度王宝强的时间洗了碗,用逛沃尔玛的时间打扫了房间,用发呆的时间缝了块布。今天没有诗,今天有北方凉拌黄瓜的夏天,南方的稻田,雅各的井,煤油灯下细细的缝衣针,母亲脸上的皱纹,和凝视十字架的儿童。”

2017年1月14日摄于新月家客厅

这是新月2016年的一首诗。这首诗之后一段时间,她发了一条微信:“正式告别发微信,安静下来的时光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沟通交流。”果然是说到做到啊:)新月这篇幽默的诗歌也给我们其他人很多提醒。

新月:你看我之前,就会发现我一天到晚都在发微信,发很多。后来有一天我就发现微信占据我太多时间了,好像就一天到晚都在关注自己,人也变得比较浮躁。初衷是为了记录一些生活中的日常细节,好像也很有意思。但是当它占据了你正在生活的时间时,那你是怎么回事?明显是当下的时间更重要,安排当下的生活更重要。所以现在就不看不写微信了,更愿意真真实实地过好每一秒,每一秒过去都是不可重复的。

新月油画作品《属世生活》

谭娟:所我就看到你这首诗,叫《今天没有诗》,也表达了你的一种想法。

新月:什么都是诗,生活就是诗啊。就是像我画画,我就觉得什么都是画,都可以入画,我看人和物的角度和别人也不一样。有一些人,别人看他很普通,但我我觉得他很美。还有在墙上比如说你看到那就是一块脏东西,但我就觉得他应该是那样一个东西,然后就把它放在里面。比如写诗的时候,我觉得水开也是一首诗啊,这是一种生活,画画其实也是一种生活。各种各样,你真的感兴趣的事情就变成了生活。信仰也是生活。

谭娟:我看到你有幅画取的名字叫《属实生活》,其实我一开始看到,我想表达的就是人被囚禁在城市狭小的房间里。但是,但是我看到《今天没有诗》这段文字之后,我就揣测那更像是一个母亲清晨在厨房里劳作的场景。

新月:你看,我们两个看到的完全不一样。你看这个窗户都没有高过那个地面,表示我们已经被土淹没了,被世界埋起来了,很可怜,人被禁锢在里面了。但是这个画跟(现在客厅里)那个也有点一样的,它里面有灯光,是有光的,就是还有恩典在你生命里,和棺材里面的人是不一样的,任何时候还是有盼望。

新月油画作品《迷宫》

谭娟:还有一首好像是你2016年写的诗,也看到了新月生命的成熟。“架吵的少了,谈话时间很长……12年,价值翻了好多番。”而最后这句:“祂给你的,何时比你想要的少过一分么?”让读者看到了上帝恩典的临到。下面这幅画也配得特别好。感觉绘画和诗歌是一起创作的。

新月:确实是十二年了。就是去年写的。上帝的恩典,确实要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。以前动不动就要说说分手,现在真正地认识到婚姻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,它是神圣、严肃的。我们在教会举行婚姻更新礼,这个过程里面上帝让我们两个人都有非常大的变化。英强以前跟我吵架时就会讲道理,他很会演讲嘛,很理性地给你分析,但现在他放弃讲道理啦,再吵架,他就过来抱你一下,说两句好听的,我就高兴了。我也有变化。我以前有很多问题,比如我不想要小孩,因为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,觉得这个世界这么败坏这么讨厌,为什么还要生一个?我们结婚7年以后才生小孩,也是信主以后考虑的。因为没那么多惧怕了。《圣经》讲要生养众多,这是一个原因;最关键是你没有那种怕了,就算世界再败坏,每天都有雾霾,上帝还是在掌权。包括我们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什么固定的收入,但是从来没有缺过。就是现在这个房子也是姐妹免费给我们提供的。

新月油画作品《空瓶子》

新月:以前的我没有安全感,还有各种牵扯的关系,包括我跟父母的关系。去年我们回家,我写了首诗叫《旅行》:

旅行

近来我越来越发现有些人,我可能永远都看不见

这趟旅行结束,彼此再见

从此永不相见旅行就要结束了啊

主啊,我不想离开他们

常常为我落泪失眠生病从来不告诉我的母亲

大雪中背我去寻医如今已爬不了楼梯的父亲

又聋又哑的妹妹

工地上忍受烈日的哥哥

还有一些朋友,从小到大的

知根知底的

看我哭过的

给我安慰的

陪我喝醉的

谷底搀扶着我走的

给予从不求回报的

旅行就要结束了啊

主啊,我不想离开他们

写完以后,我就准备回家去看望父母,因为我这几年我都没有跟他们认真传过福音,我觉得这个事情太紧迫了。如果你是信主的,你肯定相信地狱吧?那你最不能忍受有一天谁去地狱里面?我当时想到了这个问题,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现实的问题啊,不可能一天到晚想着上天堂,然后不去看地狱。想到这点我就写了这首诗,那首诗歌让我非常感动,也让别的很多人都很感动。写完这首诗以后我就决定回家,因为英强父母都信主啦,但我父母还没有信主,尤其是我妈妈,她对我很好。我说我这次不惜何代价,我一定要给她传福音。然后那次我就回家去了,老老实实在家呆着,然后我妈就信主了,当然这不是我们的功劳,是上帝给我这个感动。所以我也想分享给已经信主的弟兄姐妹,父母还在,但是比较年老的,真的要紧迫地给父母传福音。

新月油画作品《我们日用的饮食》

新月:在我们的生活的方方面面,你都会感到上帝的存在。他是看不见的,空气也看不见,但并不是不存在嘛。像卡尔松说的,他说:“妈妈,上帝是看不见的”,我说“是啊,是看不见的”,他说:“就像空气一样”,对小孩子来说,这个事情特别简单,因为我们脑子都坏了,都被唯物主义那种物质的那种东西搞坏了,好像非得看得见的,摸得着的才最靠谱的。但小孩子不一样,他说:“那空气也看不见啊,可如果没有空气,我们就死了。”是这样。上帝是看不见,但又是看得见的。弟兄姐妹之间的这种关系,都是上帝给我们的恩典。基督徒信主以后会遇见很多恩典,否则你很容易失去信心。

新月:我觉得那段时间的感觉就是非去不可。就像呼召一样,就是非如此不可,我以前在家里很小气,不想给父母买东西,但那一次回去花了不少钱,买各种东西。但也不可能通过这个去让他们信主,但是你让他们感觉到你是真真实实想为他们做点什么。我和哥哥妹妹的关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我以前是根本不管家里的那种。

谭娟:其实还是他们看到你的变化,他会对你的这个信仰感兴趣。

新月:是这样。

2017年1月14日摄于新月家客厅

图中油画为新作《今生的思虑》

谭娟:那他们看到你的画他们怎么说?

新月:他们觉得我很奇怪的,不知道我现在干什么。我妈妈觉得还很神奇:“小时候没有看到你画画啊”,她觉得这是一个神迹。我想过一个问题:就是诗和画,真的只是一种表达。是上帝给你恩典让你会画的,如果有一天这都拿走了……

谭娟:呼召你做别的事情了。

新月:那没关系,所以我确实我从来没有把画画当做是一个最主要的事情去做。我觉得这个在次序上是对的。

谭娟:我想画画就应该是在你的信仰生活当中自然而然带出来的。

新月:对,自然带出来的。所以不知道明天会画出什么,像写诗,我已经几个月没写诗了,我也不想写。诗和画就是你生命的真实流露,并且生命要比诗啊,画啊,丰富太多了,你要不断地去发现。

春节回家,记得和父母讲福音

谭娟:新月还有没有一些特别的感动要和读者分享的?

新月:我特别想跟主内弟兄姐妹分享的,就是给父母传福音。因为这个很紧迫,他们可能不久就会不在了,他们在世上的时间也不多了。确实我不能忍受我最爱的那个人有一天我看不到他。这是我最想跟主内弟兄姐妹说的,这个比画画什么的都重要。不信主的朋友呢,他们很多人买我画的目的可能只是支持我继续画画。我也很感动,但我真的是希望他们能信主,就是真的去认识宇宙中主宰我们的最高的那一位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
谭娟:就是希望大家在看你画的同时,可以多去读上帝的话。

新月油画作品《忘记背后,努力面前》

新月:是这样的。如果我不信主我不会画画的,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奇妙的事情。我们生命中还有很多奇妙的东西,并不是眼睛能看到的,但你能感受。所以那天我和李英强分享,人哪,我们的心是无限的,所以上帝看我们的心,我们的心对上帝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,每个人的境遇多少都不一样。我们的眼睛还有头脑,这些都是有限的,我们的手都是有限的,唯独心是无限的,心可以无限地感受到上帝对你的爱。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心里出来的,我们要用心去生活。

谭娟:谢谢新月接受我们的采访:)祝你和家人新年平安、喜乐!

新月:谢谢!感谢主!

(本文原载于“全新文化”微信公众号(quanxinsiji))

回看前三集,请点击下方的文章标题:

1《上帝让我拿起画笔,记录心中的赞美与忏悔》

2《你的生命什么样子,你就画什么

3《以恩典为主题的绘画》

推荐 6